镇江市润州区山水义工服务社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赵健:有些事物必须私有,比如思想

发表时间:2015-11-27 20:54

大家下午好:
感谢青梦家对本次活动的精心策划,也感谢回声、知语轩、雷励等众多同道伙伴长期以来对嘤鸣的支持,今天在现场看到了许多优秀团队的项目展示,十分热闹。
但是作为一个朋友,我得和大家说点掏心窝的话,今天的活动现场,我听到了太多的青年伙伴在谈论着“大数据、旅行、社会创新、海外志愿者、互联网、资源整合、公益创新……”在这些热闹的谈论背后,我有点担忧。青春是躁动不安的,恰恰又赶上了这个躁动变革的时代。20岁的我们,迷茫而又着急,青年人的选择就如整个国家急功近利的写照。
在大一到大二的那两年时间里,我在30多所大学做了巡回演讲,主题都只有一个《你把青春献给谁》,当时我在每个高校都问了听众一个问题: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?得到的最多的回答是:我的梦想是旅行,周游世界、环游中国……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中国突然开始有很多年轻人宣布要去旅行,整天嚷嚷着西藏、非洲草原、普罗旺斯……感觉没去过拉萨就不算是有梦想,没做过海外志愿者就不是真正的青春。
年轻的我们,似乎总渴望到达一个遥远的远方,而忽视了对身旁的生活的珍视。我们常听到一些论调:趁年轻,旅行吧!趁年轻,折腾吧!趁年轻,疯狂吧……当“趁年轻”被随意的滥用后,便失去了“年轻”的分量。正值青春的你,除了追寻远方的世界,也要学会寻求安静的内心;在高喊折腾与创造的口号的间隙,是否也要给自己一些沉淀呢。我们也经常听到这句话“身体和灵魂,总有一个要在路上”,当下的年轻人,身体在路上的很多,灵魂呢?
除了旅行,其他的梦想无怪乎“我想嫁个怎样的老公”、“我想创办多大的公司”云云,直到有一天,一位学长真诚地对我说:“我的梦想是给重庆老家山区小学的图书室筹集两千多本书”,我被他感动了,并深感惭愧。我们一直以来所说的“梦想”,大多只是关乎自己的利益,都很强调“我”。人的一生有两个面孔不能忘记:母亲和自己出生的土地。社会更需要这样的青年,他们不断完善我在中学时偶然接触了一些公益组织,当我参加了众多志愿活动后,便被媒体贴上了一些正面的标签,自己也沉浸在其中。直到我大一的暑假去贵州参加一次公益行动,当我时隔半年重回贵州时,却发现当地村民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。每年都有众多志愿者去云贵和西部地区,但这些公益行为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当地的贫困状况,甚至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
我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所有行为,我究竟是为了做公益而做公益,还是真实考虑过那些被服务者的现实需求?我们参加了无数的公益活动,是为了真正服务别人,还是为了成就自己?这几年所兴起的“社会创新”,究竟是探索公益服务的内容变革,还是只是形式和理念上的狂欢?一波波的公益行动者变成了舞台上耀眼的演讲家,一批批原本专注做内容的组织转向搭建平台,一个个资源整合平台诞生了,一批批所谓的社会企业诞生了,一条条新鲜而热闹的概念诞生了,这些的这些,究竟是繁荣还是泡沫?是改变还是自嗨?
当我陆续去贵州、广西、甘肃等山区参加一些公益行动后,我更加质疑自称“公益慈善”的活动。我观察过很多公益组织,出发点很好,但工作不专业、项目不持续、不考虑受众实际需求、过分渲染道德……我想改变这一切,但我很迷茫。
直到有一天,偶然在《诗经》里读到一句诗: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。第一次读这句诗时,眼眶顿时湿润了,它似乎说出了我这二十年的心声,说出了我很想说出但不知如何表达出来的话语,说出了我内心的孤独、彷徨和挣扎。
于是,我发起了嘤鸣读书会。
书籍本身对于世界没有什么意义,但读书可以改变人,人可以改变世界。读书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维,思维会促成人的行动,你的行动的会影响身边的人。全世界会因为你的阅读行为而变得更加美好

一个人如果想过幸福的生活,必须得靠自己努力,所有外界的公益或慈善行为,都只能短暂地帮扶。我的母校也是乡村留守小学,在我高中时,有一个发小已经结婚了,他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念书,中国有太多这样的乡村青少年,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个世界,便被动地给人生做了重大选择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期待更多的青年,尤其是乡村青少年,通过阅读了解世界、认识自我,当自己迎来人生的关键选择时,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
让更多的人享受到阅读的乐趣,让人们通过阅读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。让更多的人热爱阅读,这是一项伟大的公益实践。自己,同时具有利他主义的情怀,想让世界更美好并积极付诸行动。常常觉得,年轻时做什么具体的事情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身边是一群怎样的人,重要的是你每天读的是怎样的书。在这个越来越难跟上节奏的高速社会,有多少人会重新回归阅读呢。在这个以高铁速度向前跃进的时代里,有多少年轻人会停下来审视自己的内心呢。在这个追逐物质成功、把商人作为导师的世界里,有多少人青年会真正选择精神信仰呢?
我不知道答案。但我坚信,梦想不是孤独的旅行。
因此,我发起了“思奔”。
当我在微信上发了一篇名为《趁年轻,去思奔》的招募启事后,三天内竟然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两百多人报名。这让我再次感受到了两千多年前的那句诗的力量:嘤鸣久矣,求其友声。
在七天的时间里,我们去了南京最文艺的书店、咖啡馆、教堂、寺庙、美术馆、大学等地方,每天晨读晨练,由毕飞宇、叶兆言、朱大可等名师给我们分享学思历程,在每晚的围炉夜话中,我们畅谈诗歌、信仰、公益、商业、电影、梦想等话题……第一届思奔结束后,我们今年五月在北京举行了第二届思奔,而在这个刚结束的暑假里,第三期思奔在东北科尔沁草原结束了。

思奔被媒体报道后,很受关注。但我们开始反思,思奔太热闹了,忽视了对内容的严肃要求,忽视了对参与者价值的挖掘,没有形成项目运营的真正的持续机制……在接下来的思奔活动中,我们将改变这一切。
嘤鸣的影响力也越发壮大,但我们仍然选择了反思:嘤鸣的读书会太浮躁了,太强调了嘉宾的高大上,成了“一言堂”式的讲座,不像个读书会,反倒像分享会,没有文本成果的体现……我们已在改变这一切。
我们总对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怀有期待,而这需要我们自己真实的改变。我们改变了“思奔”单一的运行模式,让往届参与者一起策划下一届思奔,鼓励参与者将思奔滚动下去,把一个人的思奔,真正变成“一群人的思奔”。
我们改变了原本很热闹的读书会,选择了安静的精读会模式,不读畅销书,只读经典和源典,形成真正的思想碰撞。
我们改变了单调的读书活动,发起了“读剧会”活动,让参与者分角色演读剧本,并成立读剧团,为南京市盲人学校的孩子们进行公益读剧演出。
我们改变了原本追求明星效应的青年沙龙,选择了围绕“读书、读城、读人”的主题,每周邀请学者、诗人、作家等嘉宾来和青年人平等对话交流。
我们改变了原本“精英知识分子俯视乡村”的姿态,坚守运营着六合农村留守儿童小学的嘤鸣书屋,坚持每周在书屋里开展活动,让当地的孩子爱阅读、爱家乡。
我们坚信改变的力量。在这个也许是最好或是最坏的时代里,嘤鸣人选择了身体和灵魂同时在路上。
在嘤鸣的旅途上,越发感觉到,我们这一代人最该培养的品格是:独立思考能力和自我反省能力。有些事物必须私有,比如思想。今天大家在现场会觉得嘤鸣很低调,我们没有任何的海报和宣传册,也没有二维码和网络宣传。因为嘤鸣始终坚信,反省比狂欢更重要。一个组织不在于他说了什么,而在于它做了什么。嘤鸣的价值,不在于它的活动,活动没有任何意义。
嘤鸣的价值,在于嘤鸣的人。嘤鸣的追求,也是每个嘤鸣青年。
嘤鸣青年,意味着对自己的反省多过回忆。我们克服自己,并克服这个时代。
嘤鸣青年,坚信读书是最美的姿态。读书,是我们对待这个时代的态度。
嘤鸣青年,坚守公益情怀与社会担当,不以盈利为目的,公益永远是嘤鸣的追求。
我们始终牢记,嘤鸣读书会成立时的宣言:升官发财请往他处,不思进取勿入斯门。
我们寄希望于嘤鸣这个平台能促进青年人的思考与交流,嘤鸣不是启蒙者,也不是为哪类人代言,它只是后来者的垫脚石。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,希望与更多的青年一起思考,一起来分担“文化重建”的重任。也正因此,我们从未想过要屈服于外在的压力,从不迎合时尚和潮流。我们相信:“在民族复兴的路途上,必然会伴随着丰富、深刻的思想诞生,这些思想将长久地使后世人类受惠。”
正如龙应台所写的: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,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。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,其实有些到今天也还相信。我坚信,青年有力量创造持续的美好生活,为了这个美好的理想,欢迎更多的同道者加入我们的队伍。